重磅发布 | 2018中国“互联网+”指数报告(7)

  ? 小结

  从数字政务指数发布三年来看,互联网与政务的结合日益紧密,不仅成为数亿中国网民获得政务服务的便捷渠道,更承载了各级政府部门数字化变革与创新的决心与举措。如何破解供需矛盾、提升服务效率、实现服务均等化,中国“互联网+政务服务”提供了一种有效的解决方案。

  政务服务全渠道输出成为常态,移动平台成为第一入口。2017年微信城市服务平台累计用户数超过4亿。缴纳交通罚款、开具纳税证明、社保/公积金查询、办理暂住证、港澳再次签注、补办车辆登记证、变更车主电话等服务均可在手机上一键办理。

  政务服务数字化迈入深水区。由普适的便民服务拓展到专业性更强、流程更复杂的法人服务领域,服务节点数字化向全流程闭环服务整体上线迈进。数字政务年均59.55%增速再次印证我国各级政府部门在朝着建设更高水平的数字政府前进。

  政务数字化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数字政府转型不仅需要认识到公共服务社会化趋势,还应具备长远发展的意识,提前布局新兴数字基础设施、提高数字素养,并把数字化能力建设视为能带来长期回报的一项投资予以关注和实践。

  四. 数字生活与数字文化篇

  “社交指数”排名前五的城市分别为重庆、深圳、成都、广州和上海。川渝的“龙门阵”、广深的“饮早茶”,线下的茶楼转移到线上一样好聊。

  深圳、杭州、东莞、长沙、广州“连接”密度最高。西双版纳、怒江、和田、临沧、果洛居民“互动”频率最高。城市越大,“好友”越多,互动越少。

  深圳、广州、北京、上海和东莞“社交支付”排名前五。北京和西安是唯二的进入“社交支付”全国前十的北方城市。咸甜粽子、盐糖豆腐脑之外,线上利是也有南北差异。

  互联网不仅是文化传播的重要渠道,更是这个时代重要的流行文化符号。北京、上海、深圳、重庆、广州是数字文化分指数最高的城市。

  数字文化消费拉动上下游数字产业发展。上游文化娱乐产业与数字文化显著正相关——文化需求越多、文化产品供给越多。下游旅游与数字文化显著正相关——文化消费越多,出行和游玩的意愿越强。

  从数字看生活

  社交即生活。互联网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场景已经水乳交融,密不可分。

  数字生活分指数的数据来源是中国月活跃用户数最高的两款国民应用——微信和手Q,前者在中国主流人群中应用广泛,后者在青少年中持续活跃;微信和WeChat的全球月活已经超过10亿,手Q月活接近7亿,两个社交平台的集合基本覆盖中国移动互联网全网。

  更重要的是,微信和手Q不仅仅是聊天工具,还承载其他重要的社会交往功能,如熟人间的“红包交流”、聚会后的AA付款、随借随还的小额转账。

  在本篇,研究团队通过汇总各城市的微信和手Q使用功能的总量数据,从数字看国人的日常生活。

  1. 数字生活的风土人情

  “数字生活”分指数由两类指标加权平均得到:一类是社交的连接和互动指标,一类是社交支付指标。以下对这两类指标分别进行分析,管窥各地数字生活风土人情。

  A) “社交指数”

  “社交指数”衡量的是一个城市在线数字社交行为总量,由“连接”和“互动”两部分组成。

  “连接”衡量的是当地居民人际网络关系总数,包含的指标如:所有用户好友的总量、公众号总量。

  “互动”衡量当地居民与好友间在联络的频次总数,指标包括信息发送总条数、朋友圈点赞数、评论数等。

  “社交指数”排名前五的城市分别为重庆、深圳、成都、广州和上海。川渝的“龙门阵”、广深的“饮早茶”,线下的茶楼转移到线上一样好聊。

  B) “连接”密度与“互动”频率

  控制城市常住人口规模因素就得到各城市的“连接”密度,也即当地人均社交关系数量。“连接”密度高,当地居民社交软件中平均好友数量较多;“连接”密度低,则每个人的好友数少,通讯录比较短。2017年,深圳、杭州、东莞、长沙、广州“连接”密度最高。五座城市同为区域经济中心、人口大城,富有活力,更爱加好友。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